镜子社区 手机网站版

WHO认为对抗肺炎唯一有效的瑞德西韦为何被排挤

镜子文摘 于2020-02-29 09:16:12 来自web
0 0 244

一、

        在结束对中国为期9天的考察后,中国与世卫组织新冠联合考察组2020年2月24日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专家组统计出,全中国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中,轻症、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比例分别是80%、13%和6%左右,还有一些无症状感染者。全国的病死率大概是3%~4%。除武汉外,全国其他省市的病死率在0.7%左右。3%-4%的死亡率,以及重病和危重症比例合计接近20%,比我们多数人想象的严重。

         世卫官员发布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我们认为目前只有一种真正有效的药物:瑞德西韦

        原文是:Only one drug with real efficacy, remdesivir。

 

         然而,如此重要的信息,却在对内发布的中文稿中被“漏掉”了。

         一些网站如金融界在发布时则表述为“针对近期事件,瑞德西韦似乎是目前最具疗效的一种药物”。“唯一真正有效”和“最具疗效”,显然差别甚远。

 

         WHO 官员进一步说:“我们认为瑞德西韦可能有预期效力。比如我见到研究人员曹彬说现在招募病人变难了,不仅是因为病例减少了,而是同时还在开展其他实验研究,而这些并未见得有多么大的希望。”

         联合专家考察组组长Bruce Aylward博士说: “尽管我们列出了很长的研究清单,但也强调研究项目应该有优先次重,以便快速地掌握知识以进一步阻断病毒传播,进一步降低重症率及病死率。目前只有一种药可能有效,就是瑞德西韦。我们需要开始优先那些可能帮助我们更快挽救生命的研究项目。”

 

         目前钟南山院士和作为主要临床试验承接医院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教授,均认可瑞德西韦可能是目前看来最有希望的药物;后者还公开表示,该药物的疗效相当明显,临床医生和患者很容易判断出哪个用的是安慰剂,哪个用的是瑞德西韦,尽管两者外观和气味一模一样。

         换句话说,瑞德西韦疗效太显著了,以至于“双盲实验”几乎快到了“全透明”地步,只要一服用,医生和患者很快就能感觉到。


二、

          世卫官员的言词表达委婉,但背后的份量重若千钧:很多无效的研究不仅在耽误救治,加重病人负担,而且在和科学、有效的研究抢夺病人资源。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统计,截至2月24日凌晨,已有234项新冠肺炎相关临床试验已经或即将开展,除了有限的诊断性和观察性研究外,大部分是治疗性的临床试验,达到了139项。以目前注册的139项计,保守算下来,假如每项要求800例患者参与,总的参与病人需要10万以上。病人根本就不够用了。

          一轰而上,运动式治理的病毒,几乎渗透到我们社会的每一个领域。表面上无比繁华热闹,甚至激动人心,最后却一地鸡毛。


三、

         在此之前,中国新闻周刊发表张田勘先生文章《这80多项新冠肺炎疗法,世卫组织竟然一个都不推荐》,文章说:

         目前,中国有80多项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的潜在治疗方法正在或将要进行临床试验,并且注册试验数目每天都在增长。在这些药物和疗法中,既有新化学药物,也有具有千年历史的传统医学临床试验。但是,目前所有这些药物和疗法的试验都面临一个困局——缺乏统一的框架和标准,相当无序,其中不仅涉及现代医学的证据、伦理问题,还涉及研究资源的效率问题。尽管临床医生们急切渴望为患者提供有效治疗,但科学家们警告说,只有仔细进行的试验,才能确定那哪种措施有效。

         所谓统一的框架和标准,就是循证医学的金标准。WHO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对此做了解释。如果中国试验的设计没有严格的研究参数标准,例如对照组、随机分组和临床结果的评价标准,那么,这些药物试验和治疗的努力将是徒劳的。

         请不要说世卫组织这是为医药集团站台。事实上,瑞德西韦最初被开发,是为了针对埃博拉病毒,经过了临床一期二期实验,但疗效并不明显。针对本次新冠病毒的疗效,也是在“同情用药”中偶然被发现。进入中国的三期实验,也是免费的。

         有人强调“看西医要有钱,看中医要有缘”,我认为是对现代医学的污蔑。很多流感之类的,好西医(现代医学)一看,根本不开药方,直接叫你回家多喝水休息好,用身体的抵抗力自愈。倒是由于医疗制度扭曲,医德、医术不值钱,中国大陆一些医院和医生,被迫以药养医,不论挂中医还是西医名头,相当普遍地存在滥用药、滥检查、滥用抗生素等情况。


四、

         上海医疗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在讲新冠疫情的时候说:上海最好的重症病人治疗方案的特点,讲出来就一个点:多学科的团队全部集中在这里,它集中了上海最好的重症医学,最好的感染病学,最好的呼吸病学,最好的心脏病学,最好的人工肺。这个病没有神药,唯一的神药,就是集中所有的优势资源,让这个病人能够坚持下去。

         2月24日的《新闻1+1》,白岩松对话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时讲到“中西医结合”和“中西医之争”,张伯礼先生尽管“两边兼顾”,还是透露出一些重要信息:
         经过实践以后,我们发现,对新冠肺炎轻症的患者,中医药完全可以把它拿下来,但是到了重症,还是以西医为主,西医的呼吸支持、循环支持等生命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些支持才挽救了病人的生命,而中医在这时候是配合的,虽然是配角,但是有的时候又不可或缺。
         西医对一些急性的重病抢救的时候,那些手段谁也替代不了。

五、

         世卫官员还确认80%的新冠病毒轻度症状患者并不会发展为重症。

          那么,如今各种五花八门、没有足够的样本支撑,却又宣称自己多么“有效”的结论,是否站得住脚?

         再一次回到加缪在《鼠疫》中所写的真理:“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的问题。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其实,非仅面对瘟疫,对于一切事物,我们唯一正确的方式,就只有诚实二字。

         比如,若干日子过后,瘟疫总会过去,那时候,我们不能欢呼说,我们战胜了瘟疫。没有“战胜”这回事,只有哪些经验教训需要吸取。

         就像当年的英国村庄亚姆村阻击黑死病,他们无药可治,也不逃亡,怕把瘟疫传到其他地方,全村坚守了400多天 ,344个村民中,267人死亡。我们不能说,英雄的亚姆村,战胜了黑死病。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外引或转载文章,视频,图片,仅做学习,阅读,交流所用。并未用作任何商业途径。如果作者想进行删除或其他合作,请联系zpls1997@163.com

下载APP和大家一起评论此文
首页 返回顶部